阿树的音乐小木屋

不说矫情的话,不听庸俗的歌。
不为煽情取悦大众,只为送给与我同频率的你。
我不是愤青,但我有话要讲,我的血液里融着音符,心脏里装着独立的世界观,我唯心,我相信自己。

像寂寞的街灯,在空旷的夜色下环抱双臂,用头顶2000摄氏度的钨丝照出的昏黄温暖自己。

一个男人,蹬着三轮车从楼下经过。

有时候,因为陌生所以才彼此熟悉。

评论
热度 ( 1 )

© 阿树的音乐小木屋 | Powered by LOFTER